破解版色情软件

有时候,越不想发生什么,就越会发生什么。

此刻成国公朱勇脸色铁青之极。

原因很简单。

成国公朱勇在猫儿庄之战后,追击瓦刺。在探明瓦刺的牧群在集宁海子的时候,就带大军突击此处。但是只获得数万匹马。

当时成国公朱勇就觉得不对了。

很多人都以为,游牧民族是不需要后勤的,却是大错特错了。

即便是游牧民族征南,也是需要后勤的。

一般情况下,都会赶着牛羊在大军一百里,到二百里外。成国公跟随太宗皇帝北伐过,经验很丰富。

他一看,这所谓的牧群,就知道不对。

牧民太少了。

随即四边烟尘升起,大队瓦刺骑兵出现了。

成国公自然是凛然不惧。

花样女郎纯净又芳香

带着骑兵与也先本部人马鏖战。一时间双方焦灼,就好像是猫儿庄之战的翻版一般,双方杀伤相抵,就要看承受能力了。

那一方先承受不住伤亡,那一方先崩溃,剩下的一方,就是一场单独的追杀。

但是鏖战正烈的时候,另一支瓦刺的军加入战场之中,顿时压制住了成国公所部。

不过,大明骑兵比瓦刺骑兵坚韧多了,面对几乎是自己两倍的骑兵,大明骑兵依旧鏖战了整整一日,直到日暮时分,双方收兵。

成国公就带着人马在集宁海子湖边安营扎寨。

只是清点各部人数,却是伤亡惨重之极。比猫儿庄之战伤亡还多。

更重要的是,他被困在这里了。

集宁海子这个湖虽然不大,但是也不小,这个湖泊也是季节性的,此刻正是夏季,正是集宁海子一片汪洋的时候。

集宁海子在北,瓦刺大军在南。大明出塞的十五万骑兵,留守猫儿庄的兵马,还有伤员,已经战死的士卒。

而今还有十一万多骑兵。

但是粮食每人仅仅带了十日的。

这个问题也不可能瞒得过对面。

因为成国公大军奔袭,并没有带什么辎重。所以他们的粮食,只能随身携带了。只需翻翻战死明军将士的尸体,就知道大军粮食储备如何。

也先根本不用与明军拼命,只是守上十几日,让大明士卒将马肉都吃完,他们就成为软脚虾了。

岂不让任人宰割。

成国公将诸将召集过来。

所有人都默默的看着篝火,一时间没有人说话。远远的呻吟之声传了过来,却是伤员在缺医少药

的情况之下,只能发出最后的呻吟。

这呻吟之中,在黑夜之中传得很远。

成国公说道:“我反思了一下,也先小儿,一步步败下来,就是为了今日,今天出现的应该是阿刺知院。”

在成国公看来,也先为了将他们诱到这个地方,就投入了数万条人命了。

毕竟猫儿庄之战,是真正的败仗,光明军斩首就有几万,更不要说那些没有斩下头颅的。

也正是这一战给了成国公错误的消息,才让成国公自信满满的再次北上,觉得即便是瓦刺有些埋伏,也完全没有问题。

只是万万没有想到,声势浩大的南征,分什么数路人马,都是虚招,真正就是将大明这个重兵集团给歼灭掉。

成国公既悔且恨,但是他更知道,这个时候并不是悔恨的时候,他必须将这些骑兵给带回去,否则大明边境将陷入全面的被动之中。

成国公说道:“现在的情况,大家也都知道,不可能有军队来救我们,即便有人来救,我们也等不到你一天,唯一的办法,就是明天一股做气,冲破瓦刺本阵,回到猫儿庄,猫儿庄虽然地势狭小,但是有粮食。”

“大军能固守半月,猫儿庄距离边墙不过几十里,倒是等大队步卒接应,我们就不惧瓦刺骑兵了。”

“到时候我们再想报仇的事情。”

“不过现在要有一个做先锋。”

成国公说出了最难受的一件事情。

他说的容易,如果瓦刺骑兵本阵是那么容易突破的,今日就不会打了整整一天,都没有撼动瓦刺本部。

明日之战,必定惨烈无比。

作为冲阵的先锋,更是近乎九死一生的下场。

别人能不能回去,还是未知之数,但是做先锋,却是决计回不去的。

“我来。”两个人同时说出来。

却是宋瑛与吴克忠。

宋瑛看着吴克忠说道:“吴将军所部,多为轻骑,这事情还是我们重器来做吧。”宋瑛说道:“我老了,几十年什么事情都经历过了,但是这些人都是大明军中的种子,不可全部折损在这里。”

“明日,我以铁索连马,直冲敌阵,即便是全军死绝了,也为军中冲出一个缺口。请诸位的放心。”

宋瑛资格很老,当初宣宗驾崩,太皇太后秉政就那宋瑛控制京营,平衡局面。

而且宋瑛不是靖难集团的,他祖上乃是开国功臣。在军中也很低调。他的年纪并不比成国公年轻。

只是他与皇室关系亲近,家中有人尚仁宗皇帝公主。但是他却没

有作战经验,一生大半时间,都是凭借亲贵混日子。

但是,他对大明忠诚,却是毫无问题的。

成国公起身向宋瑛行了一礼,说道:“谢过宋老将军了。”

吴克忠说道:“那么我断后。想来我三千营,轻骑最适合断后的,只是我有一件事情,请求国公。”

成国公也需要一个断后的,不要看吴克忠说的轻松,成国公岂能不知道,这样的情况之下,瓦刺能轻易放他们走,才是奇怪的,开路前锋固然是九死一生,但是断后人马,又何曾安全了。有人愿意承担,他自然愿意答应他的条件。说道:“讲。”

吴克忠说道:“我弟弟克勤,也在军中,我希望国公能带他走。”

“大哥。”吴克勤就在吴克忠身后,他立即说道:“我不走。”

吴克忠厉声说道:“这里有你说话的分吗?闭嘴。”

吴克勤也知道,按照军法,这种级别的会议,他哥哥有说话的资格,但是他却是没有的。

吴克忠继续对成国公说道:“我知道,有些强人所难,但是我家三弟,远在甘肃,没有在京师混过,不足以支撑门面,我那儿子,才二十出头,不知道天高地厚,我总要给吴家留下一个人,支撑门户。”

成国公朱勇听了,心中恻然。

他很明白自己的结局,吴克忠战死,皇帝是不会为难吴家的,吴瑾这孩子,他也是听过名声的,是一个拼命三郎,故而有些鲁莽了,但是谁年轻的时候,不是这样。

就是张辅年轻的时候,在战场上拼命的时候,也未必是多英明睿智。

只是成国公府,却是完了。

不管他能不能活的回去,陛下给他这么多兵马,还有这么高的礼遇,他却打成了这个样子,折损这么多人马?

不用言官弹劾,他自己都有一些惭愧无地之感。

将来的成国公府,日子绝对不好过,吴克忠还指望他弟弟支撑门户,但是朱勇只指望谁啊?

恐怕英国公张辅也要被他牵连了。

成国公朱勇想到这里,语气有些怅然,说道:“好,这个条件我答应了,诸位也是一样,父子在军的,儿子可以调入军中,兄弟在军者,弟弟也可以调入中军之中。”

“明日一早,宋老将军为先锋,吴将军为断后,奋力向南,我们回家。”

众将齐声起身,说道:“遵命。”

一股哀兵之气,在军中传播开来,每一个得到命令的士卒,都精心准备,却夺取最后的生机。

只是哀兵能不能胜?却要看明日之战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