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2天堂怎么变了

和火院边围观的学子修行者们的热火朝天不同。

水院冷清了多年的观景台边是死一般的寂静,但这不代表这里围观的人不多。

八年来,姬嘉树第一次在水院看到这么多人。

比火院还要多的人。

但就是这么多人,高台边的空气却仿佛凝固了,人们并非不想说话不想喧闹,姬嘉树很清楚是怎么一回事。看着高台上锐利的剑光他目光微寒。作为在场为数不多的神舞境,他尚且都能感到如此猛烈的气魄,那么遑论其他人。

今日在这里的都是小有境界的修行者,但在场却没人能挣脱这一场真元和杀气的盛宴。

之所以这么安静,都是因为所有人都被高台上那异常紧张的气势所影响。

在一片寂静中,姬嘉树听见自己腰边的春雷剑一阵阵的嗡鸣。

看着高台上断水剑的寒光和杀气和周围凝固的人群,少年深吸了一口气。

这就是水院大师兄,许义山。

这就是当今境界最低的四大名剑的持有者,那个男人的真正实力。

所有人都说许义山不过等阶六却能成为断水剑的剑主,不过是因为水法一派人丁凋零走的大运。

活力清纯少女夏日西瓜相伴好清凉美照

但姬嘉树却比任何人都清楚,不是这样的。

他是那个男人尚在微末之中第一个注意到许义山的人,某种意义上,姬嘉树也是最清楚许义山实力的人。

人们曾经戏称许义山是水院第一剑,但这不是恭维,不过是嘲笑水院只有他一个人学子。

但姬嘉树很清楚,水院就算有上千人上万人,许义山都会成为第一剑。

他是真正的水院第一剑。

其他学宫的弟子虽明面上对水院冷嘲热讽,但事实上还是有不少人畏惧水院的实力。而畏惧水院,在学子层面,其实就是畏惧许义山一个人。

今年水院没有一个人报名,背地里其实也有其他学宫做的手脚,姬嘉树曾在姬家的情报网里看到过相关情报。因为如果水院今年还是招不到人,那么便会失去参加稷下之宴的资格,许义山就参加不了上四宫斗武。

姬嘉树曾经和许义山提过,但那个冷硬的男人却表示如果是会被收买的人,不进水院也罢。

那是一个非常固执的男人。

但同时,那也是一个非常正直的男人。

和叶思远完不同的,他是一个真正的少年强者。

所以看着眼前这一幕,姬嘉树一时有些混乱。

谁能告诉他,为什么她……为什么嬴抱月会和许义山这个知道她身份的人对上?

而为什么许义山会……感受着这强烈的杀气姬嘉树心底微沉,为什么许义山会如此认真?

他要知道这一切,就只能去问导致他现在在这里的始作俑者。

姬嘉树眯起眼睛,看向那个离高台最近的,手在胸口紧紧握紧探头探脑的身影。

他深吸一口气,收敛起身上的气息拉起一个屏障,微微低下头,让他看上去像是一个普通的学宫学士。

也幸亏高台上的两人剑拔弩张一触即发,牵动了所有旁观者的心神,也让姬嘉树第一次感受到了在人堆中却没被第一眼认出的待遇。

当然这一切不可能撑多久,但他来都来了,此时也顾不得在意太多。对所有人面生的姬清远微微站在他身前挡着他,两人费劲地挤到了人堆前,挤到了双眼瞪得像铜铃的某人身后。

“要打了要打了……许义山这小子不会真的……”陈子楚看着高台上的嬴抱月和许义山心跳如鼓目不暇接,冷不防有人拍了下他肩膀。

陈子楚认识的人多,如果是平常还有心情看两眼,但此时不管是什么熟人都别想让他眼睛离开一寸,少年抖了抖肩膀无动于衷,但下一刻他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。

“陈子楚。”

陈子楚回头看到姬嘉树,这才想起来他之前送出去的那封信。他本来该惊讶该惊喜来着,但也许是之前的危急时刻已经过去,此时看到姬嘉树他却只剩下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怔愣。

姬嘉树张开了屏障,一般人听不见他们说什么,看着挡在外边的姬清远,陈子楚回头看了他一眼干干地开口,“你来了啊。”

“什么情况?”这人反应也和他预想的不一样,姬嘉树深吸一口气走到陈子楚身边,皱眉道,“你不是说她和叶思远打上了吗?”

姬嘉树内心疑惑,难道叶思远放过了她?可他素来知道叶思远是个锱铢必较的小人。

“他们没对上?”姬嘉树只能想到这一个可能。

“哦,你说那个,”陈子楚凉凉看了他一眼,“那个早打完了。”

打完了?姬嘉树一愣,看着高台上浑身是泥形容狼狈但依旧站立着的少女,“叶思远放过了她?”

陈子楚目光复杂地摇头。

居然真的交手了?姬嘉树内心一震,他大概能猜到那两人为什么动手,但既然这女子现在在水院这边这只能证明……

“她输了还是认输了?”姬嘉树平静地问道。

这女子只是等阶九还是不会剑法的等阶九,只有这两种可能。

以这女子身上的伤势来看,他更倾向于后者。

但姬嘉树没有想到,他从小到大从未出错的预测,人生第一次出现了偏差。

明明是理所应当的事,但闻言陈子楚看他的目光却更加古怪,姬嘉树心底一个咯噔。

下一刻他听见眼前的好友忽然看着他的眼睛轻声开口,“如果我说……她赢了呢?”

姬嘉树一愣,却完想不到道理,他眼前的陈子楚也不知如何解释。

本来也就只是他一人的臆测。

“叶思远把她打下了台,”陈子楚转回头静静看向水院的观星台,“她输在了最后一招。不过……”

少年背对着拥挤的人群,看着高台上浑身泥泞的少女。

“如果叶思远没有撤掉抑境符,我和你说我觉得最后赢的那个人会是她……”陈子楚背对着姬嘉树淡淡开口,“嘉树,你相信吗?”

相信?

姬嘉树一愣,这句话听上去是气话,不值得高阶修行者相信。

但他认识的陈子楚不是会在修行一事上感情用事的人。

这一切到底……

姬嘉树把疑问按到心底,看着陈子楚问道,“这些先不论,她到底怎么会和义山对上?有什么误会?说清楚我去让义山先停手吧。”

姬嘉树深吸一口气,叶思远色厉内荏,但许义山可不是吃素的,这女子不可能是……

“义山不会停手的,”然而本写信向他求助陈子楚却忽然开口。

陈子楚叹了口气,看着台上努了努嘴,“你看。”

姬嘉树闻言望去,瞳孔一缩。

高台中央,剑指嬴抱月的许义山单手握剑,静静凝视着眼前的少女。

而下一刻,他从怀里掏出一个青色的戒指,套上了自己的中指。

……

……